要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 政策研发 >> 正文

国有企业三项制度改革——干部“能上能下”;收入“能增能减”;员工“能进能出”

【线上学习】深化国有企业三项制度改革专题培训班

image.png


2020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中央深改委第十四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文件,并把三项制度改革作为国有企业改革创新的突破口,反复明确要着力深化国有企业劳动、人事、分配三项制度改革。2022年作为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的攻坚之年、收官之年,更要深刻把握国有企业三项制度改革这关键一环,助力提升国有企业的活力和效率。

以国有企业三项制度改革为主要抓手的改革实践已经逐渐成为新时期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可或缺的牵引力量,成为当前全面深化改革不容回避的焦点议题。因此,要坚持使用科学完备的理论对三项制度改革实践工作进行指导。基于这种思考,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出发,研究三项制度改革,对于从理论上理解认识和发挥思想引领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也有助于深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进程。从目前文献检索的情况看,基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的国企改革研究,尚少有文献报道,说明这一问题仍然有待进一步深入探讨。



以马克思主义唯物论

理解干部“能上能下”

(一)基于物质与意识关系看待“能上能下”

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马克思主义这一观点,要求我们在干部结构调整、干部年轻化、干部担当作为等问题的解决中做到实事求是。把干部的德才表现和政绩高下作为衡量干部优劣和能否提拔、重用的依据,而不受唯心意识的干扰,从而把握干部能上能下的大方向。

(二)基于事物运动原理看待“能上能下”

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认为,运动是物质的属性,物质运动是客观存在且周而复始的。马克思主义这一观点,要求我们要用运动、发展的眼光看待事物,要重视干部人才的成长规律和干部考核工作的运作规律。因此,对待干部管理工作,不能存在思维定式,也不能对号入座,更不能被思维局限性所束缚。不套用各类固化定式去考查干部,也不可千人一面,用同一眼光看待不同的干部。要始终保持运动中发展的态度,聚焦能上能下机制,以优化干部职位管理体系、健全灵活开放的选聘机制、健全科学精准的考评机制为重点。还要在考核前对干部的现状和使用情况进行必要的宏观分析,尽量全面、客观地了解干部,做到心中有数,胸有成竹。

(三)基于否定之否定规律看待“能上能下”

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提出的否定之否定规律强调,事物发展是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表明了事物的发展不是直线式前进而是螺旋式上升的,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因此,对于干部的考核机制,不能过于简单化。要深刻了解、认识事物内部复杂的内涵,对于着力破解“谁该下”“怎么下”的复杂问题也要强调多措并举。比如通过落实经理层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等,突出干部选聘市场化、管理契约化、退出制度化。

(四)基于质量互变规律看待“能上能下”

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中的质量互变规律强调,事物的发展从量变开始,当量变达到一定的界限时,量变就转化为质变,事物的性质发生了变化,旧质事物就变成了新质事物。建立和完善干部“能上能下”工作机制也是一项长期的、动态的任务。在前期工作中往往会存在思想疏导、渠道拓展、执行落实三个方面的问题,但只要长期坚持,干部能上能下的心理负担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同时,当对干部各项动态考核制度被严格落实并长期执行后,干部“能上能下”的渠道也将进一步畅通。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的用人导向和环境也会发生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化,从而激发更多干部干事创业的激情,改革工作也会随之见到成效。

(五)基于对立与统一规律看待“能上能下”

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还提出了对立统一规律,其中关于矛盾的不平衡性原理强调,在研究复杂事物的发展过程时,要着重地把握它的主要矛盾。在研究某一种矛盾时,要着重地把握它的主要方面。因此对待干部考核工作,应做到由表及里、由浅入深、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抓住事物本质,并树立鲜明的导向,建立科学完善的考核指标体系,防止“一叶障目”。对待被考核的干部,不要被一个小小局部问题所迷惑,以至于不能正确评价考查对象,要全面深入地看待、分析考核中的事物,抓住主要矛盾和主要方面。以马克思主义分配与激励理论
【线上学习】深化国有企业三项制度改革专题培训班

image.png

以马克思主义分配与激励理论

理解收入“能增能减”


(一)基于马克思主义分配理论认识“能增能减”

强调效率与公平相结合。马克思主义的分配理论更强调的是分配制度的效率与公平相结合。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对所谓“公平的分配”“平等的权利”“劳动所得”等拉萨尔机会主义谬论进行了批判,并深刻阐述了社会主义分配原理。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的公平分配是以劳动作为分配的唯一尺度,遵循等量劳动获得等量报酬的分配原则,即按劳分配。但是,由于劳动者自身能力方面存在差异,按劳分配并不单纯指平均分配,而是劳动者付出多少就相应地从企业中得到多少,并且在一定条件下,体现出应有的差距才是公平。正如当前,2020年国务院国资委下发的《中央企业三项制度改革评估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了中央企业三项制度改革的评估方式。方案中多项指标体现各层级干部职工的收入倍差情况和浮动工资占比情况等,也是践行效率与公平理念的具体表现。

强调分配对生产的反作用。马克思主义分配理论认为,生产决定分配,分配对生产具有反作用。分配的方式、分配的数量和结构,各方面的利益分配关系是否协调、合理等都反作用于生产力的发展。同时,薪酬分配不仅具有激励作用,也具备约束功能。因此,现阶段国有企业在进行薪酬体系设计过程中,要与每位员工的岗位职责和个人工作业绩相结合,坚持公平合理的原则,使员工的付出得到合理的回报,这样才能调动员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提高员工的归属感和幸福感。同时,合理分配也会反作用于企业运作,吸引更多的专业技术和高技能人才,为企业发展注入新动力和活力。通过建立科学的绩效管理体系,利用薪酬激励引导作用,将个人绩效、职业规划与企业战略发展有机结合,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为企业长远发展创造价值。

(二)基于马克思主义激励理论认识“能增能减”

突出“理想的力量”。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中多次提及对于人的激励问题,它表达了马克思关于“人性——需要——利益——激励”的理论逻辑,它映射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实践中。马克思认为激励可以调动人的积极性、发挥人的潜能、提升人的精神状态和人生境界,是个体实现超越自我的必要手段。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中提道:“推动人去从事活动的一切,都要通过人的头脑,甚至吃喝也是通过头脑感觉到饥渴而开始,并且同样由于头脑感觉到饱足而停止。外部世界对人的影响表现在人的头脑中,反应在人的头脑中,成为理想的力量。”这种力量来自于人的精神,它可以释放出能量,激发人的目的性活动,使人类获得与动物截然不同的改造物质世界、推动社会发展的能力。因此,有效建立起市场化薪酬分配机制,形成与经济效益增长、工资效益匹配程度、人工成本投入产出、劳动效率相挂钩的工资效益联动机制,建立起与员工业绩贡献密切挂钩的岗位绩效工资体系,可以充分唤醒员工内在的“理想的力量”,从而激发员工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的全部能动性。

突出“自我实现”。马克思主义还认为,人的一切活动都缘于自身发展的需要,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就是人的最高需要。在这里个人的全面发展等类似于马斯洛所提出的“自我实现”。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曾经多次讲到自我实现,将自我实现视为在满足了人的最高需要的条件下才能达到的境界。在马克思看来,只有当人在劳动中获得主动支配权、获得自我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或物化、获得真正自由时,才能达到自我实现。如果生产劳动给每一个人提供全面发展和表现自己全部体力和脑力的机会,这样生产劳动就从一种负担变成一种快乐。这就要求国有企业在建立收入能增能减机制过程中,突出员工通过自身劳动带来的获得感和价值感。更重要的是认真分析战略发展目标对于人才的实际需求,有针对性地通过收入分配机制引入和培养核心业务的关键人才,让人才能够在符合自身发展规划的舞台上施展才华,促进员工在生产经营的劳动中找到真正的自我实现路径。

国有建筑企业如何推进三项制度改革?
以马克思主义政党自我革命精神

理解员工“能进能出”

(一)基于马克思主义对于批判与革命的认识理解“能进能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形成了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丰富思想成果。马克思、恩格斯是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的创立者。他们虽然没有直接提出“自我革命”概念和系统的自我革命思想,但奠定了自我革命的理论基础。马克思指出:“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事物自身的自我扬弃,这是党的自我革命的哲学基础。因此,在推行员工能进能出机制过程中,也要强化择优竞争意识,要用批判性的、革命性的视角去破解“谁该出”“怎么出”的难题。长期以来,国有企业工作被认为是“铁饭碗”,算“半个体制内”。但是,从勇于自我革命精神出发,就要落实“全员实行劳动合同管理”,对于不能胜任工作的员工,就应该市场化淘汰。要坚持完善以岗位为基础的劳动合同管理机制,对于岗位考核屡次不合格的员工,就应该解除劳动关系,从“动岗位”到“动身份”,打破所谓的“铁饭碗”。

(二)基于中国共产党坚持自我革命的优良传统理解“能进能出”

国有企业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强调,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我国国有企业的光荣传统,是国有企业的“根”和“魂”,是我国国有企业的独特优势。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也深刻阐明了推进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意义,并充分体现了总结党的历史经验与坚持党的自我革命精神之间的密切关系。在新时代,国有企业要继续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就必须一以贯之秉承党的自我革命精神。在国资委下发的中央企业三项制度改革评估指标体系中可以看到,“考核最低档人数占比”“公开招聘比例”“员工市场化退出率”等多项能够充分反映组织内部勇于自我革命的重要指标,也突出强调对于违反党纪国法和单位规章制度员工的退出情况。这也体现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国有企业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精神。中国共产党人在披荆斩棘、砥砺奋进的不平凡历程里,顺应不同历史时期阶段性要求,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推进自身革命建设、开展深化改革,推动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一系列伟大变革,持续解决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基本矛盾。而国有企业三项制度改革也是深化改革的重点,同样也需要自我革命精神来指导解决员工能进不能出的问题。要始终将以提高本企业劳动效率为目标,以健全劳动用工管理体系、推行先进用工模式、加强劳动合同管理为重点,实现人员结构不断优化和全员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

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是科学的理论,深刻揭示了客观世界特别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也为国有企业在深化改革发展的道路上提供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世界观与方法论,助力国有企业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来思考改革发展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推动改革发展持续前进。



版权所有:银川通联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9-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宁ICP备19000563号-1号  电话:0951-5617396

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金凤区团结路北正丰金城广场D栋3-4层